HowmuchiloveCH

活不下去了
这狗比论文才写2000字查重就41%
我自己写的句子凭什么也重复53%
你妈逼
🙄🙄🙄🙄🙄🙄🙄🙄🙄

【鸡柴】后宫柴火传 二(甜/虐/角色混乱/请对号入座)

8

时间过去了很久,柴火每天在锅炉房挥洒着青春和热血,除了烧锅炉和吃饭什么事都不做,他觉得日子过得平静又无聊。

终于有一天,江总管派柴火到皇上的寝宫的锅炉房送煤块。他推着自己的独轮车,一路小跑往寝宫跑。

天朗气清,风和日丽,再这个适合邂逅的日子里,柴火推着独轮车路过御花园看见了英俊非凡气宇轩昂的皇上山鸡,柴火的下腹突然燃起一种陌生的灼热感。

柴火觉得自己恋爱了。

 

回到锅炉房,柴火呆呆地坐在门槛上傻笑,把路过的小太监吓一大跳,心想:这柴火怕是傻了吧。

其实柴火不傻,柴火可精着呢,他已经悄悄调查好了,山鸡的后宫只有两个人。一个皇后是一代忠臣丞相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一个是太后从城门口的烫头师傅家抢来的小烫头的,进宫以后封了烫妃。

柴火有思想,他觉得既然大家都是人,为啥鸨皇后和烫妃就能每天躺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自己就得在锅炉房干活呢?

柴火也有计划,他打算先努力干活,让江总管把自己调到御书房锅炉房,再慢慢吸引山鸡的注意,同时在这段时间内好好打扮打扮自己,至少要比鸨皇后和烫妃好看。

 

9

柴火的勾引山鸡小教程:

  1. 要舍得花钱,做一身新的太监服

  2. 尽管在锅炉房工作,也要注意卫生

  3. 有事没事从锅炉房绕出来在山鸡面前晃晃

  4. 偶尔闯点小祸,增加见面机会

 

柴火刚收到拜托江总管做的新太监服,虽然和以前的衣服相差无几,但是崭新的衣服给柴火带来了自信和希望。而作为皇宫最好的锅炉师傅,柴火用他的智慧和手段争取到了在御书房锅炉房烧锅炉的机会。

他决定从今天开始把自己一个时辰出恭一次的频率调整到半个时辰一次,这样他就能在出恭的路上见到一个人在御书房为了国家大事认真工作的山鸡。

他还决定每次出恭后都洗手,顺便洗脸,保持脸上干净就可以更快地勾引到山鸡,达成自己的愿望。

时间一长,山鸡自然能感觉到身边好像总有一个烧锅炉的在瞎转悠。

终于有一次,当柴火在御书房门口刻意经过时,山鸡开口了:

“那个小太监,你过来一下。”

柴火心中暗爽,故作迷茫地走进屋,扑通一声跪下。

山鸡吓了一跳,心想我这还妹说啥呢咋就行这么大的礼呢?

这时柴火抬起头,试图用眼神杀解决一切。

一瞬间的抬头,仿佛过去了很长很长时间,山鸡盯着柴火的脸,回忆起了小时候跟自己有过一段少年间纯纯的友谊的火柴。

 

10

初恋总是难以忘记的。

火柴是山鸡的第一个对象,但是不幸英年早逝。他在跟着大将军酒酒上战场当军师的时候被敌国士兵残忍杀害。

山鸡在瞧见柴火的第一眼就想起了他的初恋火柴,他们有着非常相似的脸,山鸡几乎就要怀疑这就是火柴。但他逐渐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柴火只是宫里的一个小太监,除了长相,气质和身形都和火柴相差甚远。

“你叫什么名字?”

“慕……慕容柴火。”柴火被盯着看了半天,结结巴巴地说出自己的姓名。

山鸡一时哽咽,这姓名也和火柴很是相似,正准备追问时,侍卫来通报皇后来了。

 

鸨皇后很少上御书房来,今天来是因为他收买的厨子黄焖鸡近期频频上报说御书房有个烧锅炉的总是在山鸡面前晃悠,鸨皇后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终于,黄焖鸡今天上报说山鸡把柴火叫住了。鸨皇后一听,麻溜的蹭蹭蹭跑进御书房来查岗监督。

“哟,这是干什么呢?”鸨皇后对着柴火翻了个白眼问道。

柴火赶紧给鸨皇后行了个礼。

山鸡见状,觉得再不让柴火走鸨皇后就要发现柴火和火柴长相相似,于是赶紧两句话打发了柴火回锅炉房干活儿去。

 

11

鸨皇后一点也不客气,往炕上一坐开始盘问:“刚才那个小太监是谁啊?”

山鸡怕鸨皇后搞起事来让这事给太后知道了,于是小心着回答:“就是个小太监,好像前列腺有些问题,一天能见着十来回出恭。”

鸨皇后轻嗤了一声,表示以自己的身份根本不在意一个小太监。随后话锋一转又开口:“本宫觉得烫妃最近不太老实啊。”

山鸡心里咯噔一声,这烫妃一天天的除了跟侍卫西兰花学武功,好像也没干什么特别的事情。“烫妃怎么了?”

“看着就像个骚东西,呸。”鸨皇后随口吐了口痰在地上。

山鸡心想这没来由的事情,烫妃不知道又因为什么得罪了鸨皇后,今晚还是去鸨皇后宫里的好。


【鸡柴】后宫柴火传 一(甜/虐/角色混乱/请对号入座)

1

事情要从十八年前马家老头老太太捡了个弃婴说起。

这时候的马老头还是个年轻精壮的汉子,和年轻的马夫人经营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农场,还生了个水灵灵的男孩子。马家夫妻对孩子有很大的期望,于是起名叫马总,希望他长大以后能一统小农场。

 

这天,马老头到山上砍柴回家烧柴火,突然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马老头在草丛间到处寻摸,最后拨开一片芭蕉叶,居然看到一个被裹在襁褓中的婴儿,哭得脸涨成了蓝绿色。马老头心里一紧,赶紧抱起了婴儿和砍下来的柴火回了家。

马老头回到家就吆喝着马夫人来看这婴儿,马夫人听到婴儿的哭声连忙从里屋跑出来,一见这婴儿和马总差不多年纪,却被抛弃在荒山野岭,心中泛起了母爱,和马老头商量过后决定留下这个婴儿。

马老头说这孩子既然是我砍柴的时候遇到的,就取名叫柴火吧。

 

2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过了十几年。

两个孩子十三岁的时候,朝廷突然换了个丞相,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就是收购全国各地的小农场,改成公社制度。

这下子马家夫妻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小农场,收着仅存的三只母鸡和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候,朝廷又传来一个消息:皇帝驾崩,新帝即位。

随之而来的另一个消息是:皇宫要招收小太监,一年工钱五两银子,年龄限制在十三周岁,其他年龄不收。

这个消息让马家夫妻很为难,他们想送一个孩子进宫,可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知道该送哪个比较好。

 

晚上马老头坐在炕上抽着大烟,马夫人坐在一边绣着手帕,两人愁眉不展。

“要不,就送柴火进宫吧。”马老头磕磕烟袋,先开口了。

马夫人一声不吭,她不想承认她确实也是这么想,毕竟马总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而柴火吃得又多,实在是养不起了。

她抬头看了老伴一眼,又低头往手帕上绣着那朵洁白的栀子花。

“行吧。”

 

3

第二天,夫妻俩起了个大早去官府给柴火报名,又匆忙赶回家。回到家的时候,马总和柴火正蹲在地上撒尿和稀泥玩,马总撒,柴火和。

马老头进院门的时候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俩小逼崽子,不干活就知道玩。

反而马夫人觉得对柴火心中有愧,到家赶紧先拾掇着柴火去洗了手,再把他叫到跟前说话。

“柴火啊,好孩子,娘跟你说件事儿。”马夫人犹豫着开口,马老头坐在一边眯着眼抽烟袋,一言不发。

“娘给你报了名进宫,当小太监,喜欢吗?”

柴火不知道进宫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小太监是干什么的。

“就是去宫里干活儿,有钱拿,有好吃的。”就在马夫人语塞之际,马老头迷茫的柴火解答了疑惑。

“那俺去!”

 

4

马夫人听柴火这么说,心中百感交集。她心疼这么小的孩子要送去当太监,又庆幸还好柴火傻。

就在这时候,躲在门外偷听的马总听到了父母要把柴火送走的消息,从门后蹦出来大叫:“爸,妈!我要跟弟弟一起去,说啥都不好使!”

马老头一拍桌子:“胡闹!”

这个家里可以失去一个孩子,不能失去第二个。

“呸,我就要跟弟弟一起去。”马总不依不饶,“从小你们就偏心弟弟,现在有这种有钱拿还有东西吃的机会你们都给弟弟了。我就要跟弟弟一起去!”

马老头和马夫人面面相觑,这孩子,莫不是个傻的?

 

5

马家夫妻一整夜辗转反则,不知道该怎么劝说马总,但确实因为柴火身世可怜,从小他们对柴火的关心就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孩子马总。

 

6

日子到了的那天,内务府驻地方办公室的总管太监来家里带孩子走,马家夫妻一大早就收拾好了柴火的行李,马夫人还做了三十个窝窝头给柴火装好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柴火告别。

柴火毕竟幼稚,不懂得亲人分离的痛苦,他嘴里塞着一个窝窝头,手里还拿着一个,口齿不清地一遍编安慰着马夫人。

这时候马总又跳了出来,手上挎着自己的小包袱。

马老头拉住他胳膊问:“你干啥去?”

马总蹦到柴火旁边:“我给自己报名了,我跟弟弟一起去。”

马家夫妻一愣,还没开口,总管太监已经来到了院门口,站定了就开始点名:“马柴火。”

柴火拿着行李和一兜子窝头:“这呢。”

“马总。”

马总往前一个大跨步:“到!”

“你们俩,跟我走吧。”

 

马老头还没反应过来,马夫人先缓过神来,追上去挥舞着手里刚绣完的小手帕:“柴火,带上这个。”

 

7

经过长途跋涉,马总和柴火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看着气势恢宏的皇宫,马总的嘴张成了“o”字形,而他身旁的柴火,终于咽完了最后一口窝窝头,打了个饱嗝。

 

总管太监江奺站在门口替皇帝检阅这一批新来的小太监,并挑出几个来培养下一任总管太监。经过层层的筛选,马总被江奺带走了,临走之前柴火拉住他,把马夫人绣的手帕撕了一半给马总。

而柴火则因为吃得太多被分配到锅炉房当锅炉太监。